徐文泽-Alaska

在没有人的地方
一起玩耍吧?

启鸣子:

弈寒:

被一个小可爱的私信炸出来了,然后发现了这次全网扫黄打非奖励举报,进而看见列表集体疯狂锁车行动。

好吧,宁可信其有,毕竟这事看起来一点都不好玩。

猜测这次扫黄源头大概是11月18日一条新闻,“关于耽美作家天一编写男男性行为yin秽小说《攻占》销售,获刑十年”。”扫黄打非”办公室进而发布新《“扫黄打非”工作举报奖励办法》,并从12月1日起开始实施。

耽美圈是事件源头,所以成为重灾区也是意料之中。

《攻占》从简介上了解到,基本是一部为车而车的作品,貌似涉及到未成年学生和老师的xing行为。许多网民评论,判处有罪是应当的,争论点只在于十年这个期限是否过于严重。

总之对这部作品传播yin秽这一点,网上态度是比较一致的。因为它里面没有爱,只有纯粹肉体的狂欢,且笔致极端,看不出作者的道德和底线,甚至对明显超越底线的事,使用的却是颇为赞同的笔触。

若是如此,的确应加以封锁。

但到底什么才算传播yin秽?但凡文章中出现xing爱描写便都要如此提心吊胆吗?

国家“传播yin秽物品罪”中有一条“非牟利情形”是为界定到底哪种程度算传播yin秽。条款内容:严格认定淫秽物品的范围。有关人体生理、医学知识的科学著作不是yin秽物品,包含有se情内容的有艺术价值的文学、艺术作品不视为淫秽物品。

也就是说,如果发表的作品主要价值在于文学和艺术,不是为车而车,并不构成传播yin秽,无论bl还是bg。xing爱作为一种描写人物的手段,对于推进情节、铺垫气氛、交代感情等方面,都有其他描写不可替代的功能。毕竟爱是灵与肉的交合,在感情的天平上,两者谁都不可缺位;而当精神处于极度逼仄的环境时,肉体的突围也往往能够表现出生命最原始而狂野的活力。古今中外,这些例子比比皆是:《金瓶梅》里的秽笔描写的确为人诟病,但《红楼梦》也不乏这类露骨语句(贾天祥正照风月鉴);《百年孤独》用略显顽皮的笔法表现阿玛兰妲.乌尔苏拉和奥雷里亚诺登峰造极的情爱技艺;《包法利夫人》里用一整段侧面描写艾玛与莱昂的车/震……于是读者看到这些人物,或沉溺于欲望深渊,如泥鳅般打着昏迷的滚;或是一种孤独用近乎疯狂的姿态去融化另一种孤独,在这些描写中统统变得生动而纯粹。

所以我始终认为,xing爱描写其实如同任何一种描写手法,作者应该懂得如何用它来表现人物,进而服务主旨,带给读者美的享受。它当然不该被滥用成猎奇吸睛手法,但同时也绝不应被视作洪水猛兽。



扛起螺丝就咦扛不动:

还请尽快转发,能通知就通知能告诉就告诉,不要去举报也不要去骂,保护我方太太,现在不是分散的时候,尽量多扩散,让他们都知道,也别管是不是对家拆家逆cp,能保一个是一个,自己在圈子里随便吵没关系,但是圈子都没了你去哪边吵,对吧
我的tag不够多,也不知道其他的,如果可以的话转发的时候也加上你们喜欢的tag,这样能扩散的更快
别去关注他,也别搭理他,放着他晾着他,微博能注册一个,就能注册无数个,过多的关注只会引起反效果,疯狗谁都拦不住,不去躺河水自然就掀不起水花
忍住了憋住了,把手管好把嘴闭严,不要管他,没有人会去听会去看,他们只会更加洋洋自得,因为他们终于有机会搞死那些比他们优秀的人了,而且可以理直气壮的站在正义和道德的制高点,多好的机会,谁能不想抓住呢〔笑〕〔狗头〕

道德是个好东西,但是他们没有,缺钱缺爱缺心眼都还有得救,缺德就真的没办法了

稳住,我们能赢

藤紫:

转自微博。
说分别是汉克的康纳与卡姆斯基的康纳,简直天才XD
有人说卡总的康纳简直像性()爱机器人

 @阿花花 这个给你看过没?

三月-杂谈


纷纷细雪盈眼帘
冥冥薄雾伊日乱
傍行千珏露水边
却闻入梦蝶舞翩

我爱的人同样的爱着我
两颗星的距离是多少光年
我们得以遇见彼此
夜起晨落
横跨四季之时